葬礼花费近10万 农村厚葬陋习要狠刹

原标题:单县农村厚葬陋习要狠刹

4月6日,笔者回老家山东单县参加了一位亲属的葬礼,过程之复杂,花费之奢侈,令人震惊。

逝者为一位87岁的男性长者,从老人去世到入土历时7天,逝者子女及同姓晚辈白天要对连续不断的吊唁者磕头感谢,晚上还要跪棺守柩,真是对精神和体力的极大考验。其间花费近10万元:柏木棺材1.4万元,招待亲朋好友酒席140多桌,加上烟酒约6.5万元,其它如请吹打手、纸罩、祭品等,花费约2万元。

事实上,老家的村民已基本接受了死者要火化的认识与做法,政府提倡火化的本意也是移风易俗,避免死人与活人争地。但现在的情形是:逝者火化,县里的殡仪馆收费;家人将逝者骨灰盒入棺,依然土葬,却无人过问。笔者参加的这位老者的坟头就在麦地里,直径4米有余,占用的都是麦田。如此一来,火化的意义何在?

更让人苦不堪言的是,巨大的花费成为逝者家人沉重的负担。单县属于贫困县,以农业为主,鲜有像样的工业,村民基本靠外出打工为生,一旦家里有老人去世,花个五六万很正常,多的花费十多万,几年辛苦打工挣的钱就打了水漂。如果不大操大办,又会被亲朋好友看不起,被认为不孝,许多人家只好打肿脸充胖子,甚至借高利贷。部分人把丧葬当成收礼敛财的机会,败坏风气。前来吊唁者根据亲疏远近,需要随几百至几千甚至上万元的礼(或祭品)。如果自家老人已经去世,这些钱基本上没有机会收回,所以不少人颇有怨言。

火化既没有节省土地,也没有减少逝者家属的经济负担,如何改进,令人深思。有村民建议,由村里德高望重者组成一个类似治丧委员会的机构(如原先的红白理事会),打理相关事宜,老人去世后只通知其至亲好友,总费用控制在一般家庭都能接受的范围以内。